规制3.0阶段的电子商务需要新思维

稿件来源:admin 时间:2018/8/4

法制网记者 汪闽燕  见习记者 王婧  法制网通讯员 佘昱

平台责任没法解决平台治理的问题,责任只是治理的其中一个要件,平台治理是系统构造,政府和市场是个多主体的治理结构。这是各国政策与制度竞争的最前沿的问题,要形成一个多元主体共治平台。

  历时五年,历经三读,《电子商务法》的立法打破了一般立法三审通过的惯例。随着《电子商务法》草案三审稿(以下简称“草案三审稿”)公开征求意见,其背后是持续不断的争议,无论是宏观层面“促进法”“监管法”之争;亦或是“数字经济”已经全面超越“电子商务”,立法出台就将过时;还是规则层面具体制度设计的取向。停留在表面的是对“主体登记”、“平台责任”等常见制度的选择,而背后则是“大众创业”、“共享经济”是否能得到立法保障,是“中国优势”能否在全球规则竞争中胜出的担忧,并且超出《电子商务法》立法本身,隐约包含对规则迭代模式与互联网时代立法能力的期待。就此,《法制日报》对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汉华开展专访。

“不能够用一刀切的方式来界定所有的平台经济”

法制日报:“草案三审稿”提出了电子商务经营者的概念,也有观点认为电子商务已经不是一个行业,而是整个社会发展的趋势,您认为这个定义是否合理,是否符合当前的实际情况?

周汉华: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回到电子商务发展,乃至整个互联网发展的大背景中去。平台与电子商务发展过程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和整个信息化同步。

第一个阶段:1.0的电子商务,是经营者的概念,传统线下交易中的经营者,通过设立网站的形式,开展线上化的经营。第二个阶段:出现类似ebay、亚马逊等电子商务平台,平台通过双边市场连接买方和卖方,平台更多的是发挥连接的作用,平台未必就是经营者,主要是起到连接器的作用,这是2.0的电子商务。第三个阶段:3.0的电子商务。平台的作用不但能够连接买方和卖方,发挥网络市场外部性的作用,还能够借助大数据和云计算,基于对需求的预测,提前储备供应链,预先进行资源配置。第四个阶段:4.0的电子商务,即平台借助人工智能,也就是平台化+智能化,整个平台通过人工智能来运转,在3.0基础上更进一步推动社会的进步,但给未来也带来很大的挑战。比如,到时候网约车可能也开不了了,会被机器人替代掉,一个车队可以养几十万台车,智能控制。那个时候社会财富极大丰富,也许会向机器人征税等,国外现在已开始讨论此课题。

法制日报:您的意思是说,电子商务经营者的定义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在不同的阶段会呈现不同的特点?

周汉华:的确如此。前两个阶段已经过去,也很清晰。我们可以重点看3.0阶段的电子商务。这个阶段,电子商务对于供方形成大众供给的局面,把社会闲置资源整合起来,匹配更多小众的需求。从长尾理论来看,长尾尾端的个性化需求,实则是大众供给大众需求的格局。对供给者来说,已经不同于传统的生产和消费的划分,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生产者,这时的供给者其实是provider,是商品和服务的提供者,是社会闲置资源的利用。其中,闲置资源可以是车、房子、食物、服务等,这实际上就是共享经济的就业形态,并且在深刻改变未来生活。按照各种权威媒体的估算,传统的就业未来大部分会被共享的模式替代。每个人都能供给一些技能,出行、餐饮、看孩子、教外语,这也叫零工经济,每个人的时间碎片化,像是回到前现代的某种状态,或者说父辈那个时候的状态,很多技能可以向社会提供。这个阶段的好处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大数据的作用,把大量的闲置资源,匹配上相应的需求,比如网约车,私家车利用率只有5%,如果能提高利用率,实际上对缓解供给不足,甚至能让人们产生但求所用不求所有的观念,有深远的意义影响。最近十年,3.0时代电子商务的发展,通过平台连接作用,配置社会资源,化解潮汐现象。这种情况下,平台不能简单地用经营者的概念来定义,平台上的供给方可以叫做商品或服务的提供者,比如:我的房子在平台上共享的时候,我开网约车的时候,很难说我是平台上的经营者。

    我想,界定经营者的概念,要把它和平台经济的发展阶段的特点及演变,结合起来,不能够用一刀切的方式来界定所有的平台经济。因为平台经济是一个不断演化发展的产物。

  法制日报:您谈到不断演化,我们回到“草案三审稿”,针对近年来商业发展出现线上线下融合的趋势,从这种角度,您认为电子商务经营者的定义在数字时代是否准确? 

  周汉华:线上线下融合是个商业模式的变化,经营者是法律上的定义,在法律上界定服务者或者平台的性质,不同人在讲电子商务概念的时候,其实所指的可能是不同代际的电子商务,这里面有经营者,也有共享经济之下的服务提供者,包括京东、苏宁、国美是自营的服务,是典型的经营者。天猫上的店家可以说都是经营者(供给方),但淘宝不一样,淘宝大部分店家可能是自然人,他们有很多碎片化的时间,属于非常个性化商品提供者,那就不是典型意义上的经营者,或者不应该归纳为经营者。

按照法律性质来确定是否需要工商登记

  法制日报:是否可以理解成法律如何回应商业生态多样性的问题?有一种观点认为,电子商务的繁荣与否,首先取决于准入门槛,您如何案三审稿第十一条“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规定? 

  周汉华:按照上面讲的,符合经营者特征的,就应该登记。一个平台上有不同性质的供给方,对于共享经济之下的这种供给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讲的交换经济的主体,平台经济模糊、或者打破了传统商事行为和民事行为的边界,比如:主体不是开餐厅的,但是提供给别人共享食物,或者网约车,他们提供共享服务这种情况下就不是经营者,如果每个人同时做六到七份这样性质的工作,都需要做工商登记,那得需要做多少种性质的工商登记呢?所以说,需要区分对待,符合传统意义上商事行为的,就是经营者,就应该去做工商登记和税务登记。但是,如果主体是新业态下的服务和商品的提供者,不是经营行为,就不应该去做工商登记,连税务登记也不应该有,只需要缴纳个人所得税就行。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86号   邮编:100078    邮箱:zgfzbd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8611003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   法律顾问:王海峰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航空胡同34号   邮编:100035    邮箱:zhfzxw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367102820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东方科技    法律顾问:岳成
公告: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和本网新闻采编人员,未经本站核实不代表本站观点。核实为事实后可向国家有关部门发送《内部参阅》并在本网发布,不实内容经本站核实后,立即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