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案调查牵出新案,宁武一寻衅滋事案惊现多处疑点

稿件来源:中国法制报道网 时间:2020-01-26
本刊记者 佟威   薛京 

       近期,本刊以《一起强奸案24年侦办未果,期间嫌犯又涉案却迄今逍遥法外》为题报道了山西省代县公安局一起侦办了24年未果的强奸案和拐卖妇女案。其间,杨某贵又将四名二十多岁的青年告成“黑社会”,并将侦办该案的宁武县公检法工作人员说成是“保护伞”,还在网上发布信息,在法院未对案件进行判决时将四人宣扬为“黑社会”后,四名青年分别被判处六年以上的重判。

       《法律与生活》记者深入调查,了解了来龙去脉。

       陈案调查牵出新案,嫌犯竟四处告状

       2019年10月16日,本刊报道了杨某贵在1995年涉嫌强奸同村妇女晓冰(化名)及在1996年涉嫌拐卖妇女的案件,代县公检法部门时过24年仍未追责。而记者在采访案件嫌疑人杨某贵过程中,按照约定来到杨某贵家中,但未能如约见到杨某贵。记者在与杨某贵电话通话中,对方称自己还有大案,要去北京上访,状告宁武县公检法工作人员为“黑势力”充当保护伞,已经在去北京的路上了,所以不能如约接受记者的采访。
 
       按照杨某贵的描述,记者寻找到了他提到的刘某(1992年生)、王某(1995年生)的家人,刘某的叔叔告诉记者:“我们是做物流生意的,家境相对比较宽裕,孩子大学毕业后家里就出资给他开了一家物流公司,杨某贵也组织大车做铁矿粉的物流生意,跟这四个孩子有业务上的竞争,但他就是一个从中间抽条的,不像我们都有正规的公司和合作协议,他举报这几个孩子涉黑的目的就是向我们敲诈钱财,甚至在法庭上直接跟我们要几百万损失费。”

       王某的母亲贾某属于高龄得子,王某23岁被刑拘时,贾某已经年过花甲,见到记者时贾某泪眼婆娑:“孩子大学毕业后就开始创业做物流生意,谁承想竟然得罪了杨某贵这号人物,他声称自己是北京电视台的记者,以记者身份跟我们说,他能把孩子们送进(监狱)去,也能把孩子们给弄出来,以此威胁我们几家给他拿钱赔偿,一张口就是上百万,并在网上发新闻给法院和检察院施压,在没判决的时候他就给几个孩子定性为黑势力团伙,影响司法公正。”
 
(针对刘某等人的网络帖文)

       记者通过搜索,查找到了杨某贵描述的几个帖文,然而都是自媒体和贴吧论坛发布出来的,并非正规新闻媒体发布。而记者检索了北京电视台记者名单,也未发现杨某贵的名字,记者又从侧面向北京电视台的工作人员打听,均称不认识杨某贵这个人。

       10月11日,记者来到宁武县人民法院,希望了解杨某贵举报公检法工作人员为黑恶势力“保护伞”的情况,以及刘某、王某等四人案件的审理情况,门卫告诉了记者该院负责该案的陈副院长的电话,陈副院长在电话中表示:“我跟他们(被告人)见也没见过,杨某贵把我和检察院的杨某(公诉人,女)告得一塌糊涂,上面也查过了,等我们案件审判完毕,会追究他(杨某贵)诬告陷害的责任,现在已经把相关资料转到代县公安局了。”
 
(记者来到宁武县人民法院采访)

       随后记者来到宁武县检察院,门卫郝师傅帮忙联系了正在太原培训的杨检察官,郝师傅向记者转达了杨检察官的意思,称会跟领导汇报,随后跟记者联系。但截至发稿,未得到杨检察官的任何回复。

       蹊跷的多起指控

       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到了由山西省宁武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8〕晋0925刑初113号判决,宁武县检察院对刘某、王某、郭某及王某龙四名青年共做出六起寻衅滋事罪和一起妨害公务罪的指控,最终宁武县法院认定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分别判处刘某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7万元;王某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5万元;郭某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万元;王某龙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万元。

       对此判决,刘某等四青年的家人均不认可,并都提起了上诉。

       刘某的辩护律师北京市鑫磊(太原)律师事务所侯律师认为:本案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