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意抢注商标何时了?

稿件来源:admin 时间:2020-05-07
在疫情面前,有人抢送物资,有人抢救生命,而有些人却忙着恶意抢注商标,“火神山”“雷神山”“钟南山”都成为了其“抢占对象”。有网友感慨道,真是“高调”的胆大包天。

  

  疫情之下的商标“抢夺战”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给社会及个人都带来了巨大影响。“雷神山”“火神山”等抗疫相关热词,一时间成为全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在一定程度上承载了社会各界众志成城、共克时艰的精神意志和美好祝愿。

  

  然而一些自以为“精明”的企业和个人却就从中嗅出了“商机”,打起了蹭疫情热度抢注商标的歪脑筋。

  

  记者梳理发现,2020年2月至4月,国内多地出现蹭疫情热度抢注商标事件,与疫情有关的关键词几乎均被申请注册过。

  

  2月2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首次公布对“火神山”“雷神山”等1000多件与疫情相关的商标注册申请实施管控。

  

  3月4日、5日,国家知识产权局连续发布两批对“火神山”“雷神山”等商标注册申请驳回的通告。

  

  4月26日,广东省市场监管局(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在该省新闻发布会上相关,疫情期间广东依法严厉打击恶意申请“火神山”“雷神山”等注册商标行为,已核查相关线索149件,共涉及37名申请人和18家代理机构,立案查处34宗。

  

  4月28日,上海浦东新区知识产权局对辖区内一公司涉嫌恶意抢注“火神山”商标案开出7万元的罚单。而“钟南山”“李兰娟”等战疫专家的名字,也多次被某些公司或个人要求申请注册为商标。

  

  有业内专家认为,商标注册混淆视听已成为“商标投资人”惯用伎俩,实为损人不利己,不仅会遭致社会公众的普遍反感,也造成了较为恶劣的社会影响。

  

  恶意抢注行为从未“断更”

  

  商业化高度发达的今天,蹭热度抢注商标的市场行为的确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真假茶颜悦色”“中外哈利波特”“莫言烧鸡”……有人戏称,这样的故事从未“断更”。

  

  但商标不是想抢注就可以抢注,一些恶意注册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2020年4月8日,历经8年,备受关注的“乔丹商标大战”落下帷幕。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对美国AIR JORDAN品牌状告中国乔丹体育公司商标侵权案做出终审判决,被诉裁定、一审、二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错误,应予撤销,中国乔丹体育公司第25类服装鞋帽袜等商品上的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被撤。

  

  “帮理不帮亲,侵犯了人家的姓名权早就该认错。”“再也不用为乔丹看见‘乔丹’鞋尴尬的样子尴尬了。”对于判决,多数人抱支持态度。

  

  在微博一项“你是否还会购买‘中国乔丹’”的调查中,有9成网友选择了“不会”。


“中国乔丹”已换上新商标.JPG

“中国乔丹”已换上新商标

  

  某知名法律博主认为,众所周知,一旦明星(姓名)被抢注成商标,不仅会使公众人物名誉受损影响其社会公信力,也会诱导粉丝蒙受欺骗。乔丹公司明知球星迈克尔乔丹在我国具有长期、广泛的知名度,仍然使用“乔丹”申请注册争议商标,容易导致相关公众误认为标记有争议商标的商品与其存在代言、许可等特定联系,损害了乔丹本人的在先姓名权。

  

  而根据我国《商标法》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侵害他人在先权利”和“可能造成不良影响”等诸多情形都可能构成恶意抢注。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高级法官陶钧发文表示,恶意抢注商标,破坏了商标标示商品来源的基本功能,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和商标注册秩序,影响了公平、有序营商环境的建立。具体而言,该类行为损害了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国际形象,不利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导致商标偏离其核心价值。

  

  同时,恶意抢注商标也严重影响了诚信经营者的正常商业运行,不仅使其他经营者成功申请注册商标的难度上升,而且会让他们受到商标恶意抢注者的投诉袭扰,使其疲于应对侵权诉讼。另一方面,为避免企业自身商标遭受被抢注的窘境,诸多企业走上了将相同商标进行多类别甚至是全类别注册的无奈之路,造成社会资源无谓浪费,进一步加剧了商标资源的短缺。

  

  既然恶意抢注商标不合理也不合法,那么一些商家为何还要铤而走险?除了考问无德抢注者之外,申请商标门槛低、注册成本低、监管缺位等也成为重要原因。

  

  低成本高回报,催生职业“炒标人”

  

  随着我国商标注册程序优化、注册周期缩短、注册成本降低,商标抢注一度“火爆”。

  

  在广东、浙江、福建等沿海地区甚至出现了职业“炒标人”,他们注册一件商标仅百元,但成功出手转卖的价格,少则几万元,多则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部分人赚到盆满钵满。

  

    据已转行的商标抢注人陈某透露,2017年前后他曾投入5000元注册了几件商标,注册成功后转手拿到了50万元的“天价回报”。

  

  陈某称,为加强知识产权建设,鼓励商标注册,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降低商标注册费。2015年10月商标局发布通知,将商标注册费标准从800元降至600元,后来又降到了300元,如此低的应用成本激发了商户申请商标的积极性,但优惠政策也被一些人利用,导致商标申请的泛滥。

  

  “申请商标门槛并没有想象中高,商标注册申请适用‘申请在先’和‘使用在先’原则,简单地说,越早提出申请,越可能被核准。”陈某说,有的企业和商标抢注人对中外热点格外敏感,一旦发现马上“出手”,有的甚至能囤几十个热门商标在手里。

  

  律师周崇新也认为,纵观一些商标抢注行为,本质与知识产权制度设计的目的背道而驰。由于商标注册成本不断降低、注册手段的便利化、商标巨大的升值潜力,抢注商标、囤积商标、高价售卖,成为了一条灰色利益链。

  

  此外,还有法律人士提出,违法注册商标的处罚金额并不算高,震慑力不足,导致人们对于商标注册相关法律的守法意识较为薄弱,恶意、非正常注册商标行为屡屡发生。

  

  而有的企业只注重眼前经济利益,缺乏对自身商标的保护意识,没有具备专业经验的代理人给予正确的评估和提示,也让商标被抢注成为了常事。

  

  恶意抢注抢标,当心输了官司又赔钱

  

  “2019年,人民法院审结一批恶意抢注商标的案件,让恶意抢注商标的当事人输了官司又赔钱,谁违法谁就必须付出代价。”

  

  日前,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副庭长林广海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恶意抢注商标行为,近年来人民法院采取多项举措,形成组合拳,严格规制恶意抢注商标。

  

     “一是通过案件裁判进行规制,二是通过司法政策进行规制,三是通过价值引领进行规制。”林广海表示,人民法院坚持“商标是为了使用,不是为了炒卖”的价值导向,对恶意抢注商标,转让牟利的,依法不予保护。从恶意申请到恶意转让,进行全链条治理,让恶意抢注无利可图。

  

    此外,人民法院还将进一步畅通与国家知识产权局等有关部门的信息交流共享机制,加强对恶意抢注商标申请人、代理人及有关企业的监控,研究将不诚信诉讼行为人纳入征信系统,形成共建共治的威慑力。

  

  4月2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方面也表示,将持续打击遏制商标囤积和恶意注册,大力开展“商标审查质量提升年”行动,进一步完善审查审理标准,规范商标代理行为,推动商标审查审理高质量发展。

  

  事实上,我国法律多年来对于商标恶意抢注的行为从未姑息,相关法律体系也日趋完善。

  

  2019年4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决定,围绕规制恶意申请、囤积注册等行为和加大对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惩罚力度两个方面对《商标法》进行了个别条款的修改。

  

  修改后的《商标法》已于2019年11月1日正式实施,新法加强了对恶意注册的打击力度,增强商标使用义务,明确规定“不以使用为目的的恶意商标注册申请,应当予以驳回”,并对恶意注册、恶意诉讼行为规定了处罚措施,

  

    相关条例规定,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的侵权赔偿数额计算倍数由一倍以上三倍以下提高到一倍以上五倍以下,并将商标侵权法定赔偿数额上限从300万元提高到500万元。(见习记者 贾彦颖)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86号   邮编:100078    邮箱:zgfzbd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8611003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   法律顾问:王海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小街   邮编:100035    邮箱:zhfzxw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7111223736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技术支持:东方科技    法律顾问:王玲      
公告: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和本网新闻采编人员,未经本站核实不代表本站观点。核实为事实后可向国家有关部门发送《内部参阅》并在本网发布,不实内容经本站核实后,立即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