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汝州:企业遭社会不明人员堵门数天 营商环境引投资者担忧

稿件来源:中国法制报道网 时间:2020-06-17
0

核心提示:河南汝州,具有合法手续的汉鑫石料厂从6月11日至今,大门被数名社会不明人员的车辆封堵,被迫停产。企业多次报警,出警人员以“经济纠纷,我们无法介入”为由对堵门行为不制止,合法企业经营秩序受到破坏,周边村民生活秩序也受到波及,由于今年疫情和堵门,使得该企业雪上加霜,举步维艰,一系列问题引发投资者对汝州当地营商环境担忧。

合法企业遭社会不明人员有组织有预谋恶意堵门

6月15日,汝州焦村镇紫云山上汉鑫石料厂门口,大雨一直下着,郑州张师傅的大卡车已经停在路边一下午了,却始终没有被允许放行进厂的迹象。像张师傅这样来自省内各地的货车司机除了焦急等待没有其他办法。据了解,此情况已经持续6天。

\

数辆不明身份私家车将汉鑫大门堵死(图)

汉鑫石料厂一负责人丁经理对媒体反映,6月11日中午,厂里正常生产时,有三个人开着一部车未经允许直接进入厂区,在厂里转了一圈后来到成品料库,直接堵住了大门。厂里工作人员靠前询问,车上的一个人说“这厂是我们的”,当天堵了六个小时,直到晚上十点左右。

丁经理说,当天下午厂里就向焦村镇派出所报警,但是一直未出警,直到晚上八点左右,派出所办案人员才上来,后虽然被警方劝离现场,但是汉鑫方面工作人员发现在紫云山脚下还有7辆车,20余人在等候。当晚为了防止暴力抢矿事件发生,汉鑫方面组织员工彻夜护厂,万般无助下,担心事态失控,立刻给汝州市公安局领导发短信汇报此事,但至今未收到回复。

6月12日一大早,又有六辆车上山直接将汉鑫大门彻底堵死,大卡车、小汽车都无法进出。狭窄的靳马线县道上,停上一排车后,本就狭窄的道路,变的只能通过一辆车,很快路就被堵死。

丁经理表示,他们又继续报警,但是派出所工作人员始终表示“只要没动手,没受伤,经济纠纷他们没法管”,对于恶意堵门等行为也没有制止,直到现在。期间汉鑫多次找堵门人员协商,希望让出路来让大车通行,但是对方以“没接到领导命令”拒绝挪车。

他还透露,这些堵门的车辆和人员,四人一班,三班倒,路上还设有流动岗哨,完全是有组织,有预谋的违法行为。

另外,汉鑫方面曾多次致电交警、交通以及市长热线,但是都未收到回复。

恶意堵门引起多方抱怨 行为或已构成黑恶势力犯罪

汉鑫另一负责人向媒体介绍,该矿是外地投资商在2019年底从原矿主董建平处通过股权转让形式获得,已经跟董建平没有关系,采矿证等相关手续都具备,是一个合法矿山。

而且,这位投资人接手以来,已经投入一千多万对厂区的道路、绿化、环保设施进行了升级改造,修建了两个料库防尘大棚,所有工作都是按照绿色矿山标准打造。

由于厂子在山上,现在工人都不敢轻易外出采购生活用品和饮用水,他们担心在路上会被对方拦截,发生不测。

\

汉鑫厂区按照绿色矿山标准新建的料库大棚(图)

一位工人抱怨:“堵门这么多天,相关部门也不出面解决,百十号工人没活干,对于我们这些工人来说,堵门比疫情更残酷。”

而周边的村民也纷纷抱怨,疫情期间他们也不方便外出打工,平时可以在这个厂里打点零工增加一些收入,但是现在企业被逼停,一些村民也处于“失业”状态。

一位段姓村民说,堵门的这伙人他见过,跟2018年那次堵门的是同一伙人,上次堵门导致停产个把月,没想到在扫黑除恶攻坚阶段,这些黑恶势力还是如此猖狂不收敛,法治社会采取堵门这样低级的做法怎么能解决问题,真是可笑可恶!

媒体在走访中发现,由于汉鑫石料厂出产的石子质量优,好多高铁项目都从这里采购,一位登封的司机告诉媒体,他为高铁郑州南站供应石子,由于汉鑫门被堵无法拉料,项目着急没有料,他们又跑空趟,损失很大。

大车司机们纷纷抱怨“现在都是法治社会,有啥问题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这种堵路堵门影响恶劣的黑恶行为竟还在汝州发生。”

现场汉鑫工作人员透露,带头堵门的一个人对外说“经济纠纷”,并曾出示过一份《委托书》,大体内容为翟某豹委托芮某峰处理汉鑫矿相关问题,由于对方不让拍照,他们只是瞄了一眼,不过派出所拍照取证了。

而在打击黑恶势力犯罪,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明确指出,各类“职业化”、“集团化”非法闹事团伙,聚众堵门、堵路,蓄意滋事,强行插手民间、医患、债务等纠纷的“地下出警队”等违法犯罪属于重点打击对象,而此次在汉鑫门前的这些社会不明人员和车辆正符合这些特征。

原合作双方存在经济纠纷 汉鑫矿新主人无辜躺枪

而上述《委托书》中的翟某豹,正是原矿负责人董建平之前的合作伙伴,当地人称豹子哥。对此,媒体也联系到了董建平。

董建平表示,他与翟某豹之间的经济纠纷目前正在法院审理阶段,现在汉鑫矿已经转让,与翟某豹没有关系了,翟指使社会不明人员去围堵大门的行为既不合情,也不合理,更不合法。

董建平介绍称,数年前,他本人在武汉发展,后回到汝州以武汉中平利得商贸有限公司竞得了汉鑫石料厂的采矿权。后经人介绍,与平顶山人翟某豹合作,最初协议约定,翟占51%股份,董占49%,但是前些年市场行情不好,企业一直亏损。

他说,前些年一直在亏损,为了这个矿,他还被判过刑,翟却一直问他要钱,后来又陆续签了几分协议,董被迫无奈同意给翟1000万结束合作,高息借贷付了800万,目前还欠200万,2019年9月份,翟将董起诉。

“要钱的时候就是大股东,需要投资和承担法律责任时,他就想方设法逃避”提起翟某豹,董建平很是气愤。

汉鑫方面也表示很冤枉,“董建平与翟某豹之间的经济纠纷,可以通过法律程序去解决,目前矿已经转让,跟两者都没有关系了,他们双方都没有权利拿矿当做谈判的筹码,更不可能将矿加到他们的纠纷中去!”

原矿负责人表示:将追究翟某的法律责任

董建平表示,这伙恶意堵门的黑恶势力就是受翟某豹雇佣,这种雇佣黑恶势力堵门堵路阻挠企业正常生产的违法行为,翟某豹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

汉鑫员工在大门前护厂,防止不明身份人员强行进厂(图)

早在2018年九月份左右,翟某豹为了达到个人目的,就采取这种违法行为堵住汉鑫料库门长达半个月之久,导致石料厂损失惨重,同时董正因肠癌在武汉化疗,化疗间隙,董回平顶山休养时,翟将董叫到当地神马大酒店,单方拟好《补充协议》,逼迫董签字。

同时,针对《补充协议》问题,董建平表示也将上诉法院,控告翟某豹违背个人意愿,胁迫他签订不平等条约。

另外,董建平也已经向汝州森林公安提交《控告书》,原因是他因在2011年至2016年汉鑫石料厂建设过程中“非法占用农用地”被汝州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罚金65万元,目前还在刑期中。

但是,作为共同破坏者,当时汉鑫最大股东翟某豹却没有受到任何刑事处罚,仍逍遥法外,董相信相关部门一定能秉公执法,将翟某豹这条漏网之鱼绳之于法。

截止发稿前,汉鑫石料厂大门仍被社会不明人员车辆围堵,企业正常的生产秩序不能恢复,石料不能及时输出,使得一些在建高铁项目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汉鑫负责人表示,对于具体实施堵门的个人和车辆以及幕后指使人,他们正在取证,下一步将采取法律手段向这些人员索赔因恶意堵门导致的经济损失和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维护企业的合法权益。

针对此事,媒体也致电翟某,但是电话一直未接通,同时,焦村镇派出所梁所长也婉拒了采访。

2020年5月25日下午,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指出,要坚决防止“谁能闹谁有理”“谁横谁有理”“谁受伤谁有理”等“和稀泥”做法,让司法有力量、有是非、有温度。

另据该矿投资人表示,目前正在跟汝州政府洽谈加大对当地投资的事宜,没成想遇到这种事情。他认为如果这种事情一直发生,那该地的营商环境不容乐观。

2019年11月份,由工信部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完成的赛迪县域营商环境百强县(市)研究成果发布,汝州市荣登“2019年赛迪营商环境百强县(市)”榜单,位列第85位。

相关报道称,近年来,汝州市以深化“放管服”改革为抓手,以优化体制机制为重点,全力打造开放优惠的招商环境、竞争有序的市场环境、高效便民的政务环境、开放包容的创新环境、公平公正的法治环境。

针对社会不明人员恶意堵门、以及涉嫌“非法占用农用地”犯罪等问题,媒体也将继续关注。

原文链接:https://www.zuoyouxinwen.com/minsheng/3346.html


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法制报道网)”的作品,均转载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西三环南路86号   邮编:100078    邮箱:zgfzbd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8611003123
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京ICP备07045522    技术支持:华企立方   法律顾问:王海峰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小街   邮编:100035    邮箱:zhfzxww@126.com    新闻监督热线:(0)17111223736
  版权声明: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技术支持:东方科技    法律顾问:王玲      
公告:本网站内容来自互联网和本网新闻采编人员,未经本站核实不代表本站观点。核实为事实后可向国家有关部门发送《内部参阅》并在本网发布,不实内容经本站核实后,立即下稿。